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雾山人博客

吸日月之精华,聚天地之灵气,交世间之良友,不亦说乎!

 
 
 

日志

 
 

陈独秀诗词集(三)  

2015-08-18 16:24:01|  分类: 古典诗词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告少年

       陈独秀现代

太空暗无际,昼见非其形。
众星点缀之,相远难为明。
光形无所丽,虚白不自生。
半日见光彩,我居近日星。
西海生智者,厚生多发明。
摄彼阴阳气,建此不夜城。
局此小宇内,人力终难轻。
吾身诚渺小,傲然长百灵。
食以保躯命,色以逢种姓。
逐此以自足,何以异群生。
相役复相斫,事惯无人惊。
伯强今昼出,拍手市上行。
旁行越邻国,势若吞舟鲸。
食人及其类,勋旧一朝烹。
黄金握在手,利剑腰间鸣。
二者唯君择,逆死顺则生。
高踞万民上,万民齐屏营。
有口不得言,伏地传其声。
是非旦暮变,黑白任其情。
云雨翻覆手,信义鸿毛轻。
为恶恐不尽,惑众美其名。
举世附和者,人头而畜鸣。
忍此以终古,人生昼且冥。
古人言性恶,今人言竞争。
强弱判荣辱,自古相吞并。
天道顺自然,人治求均衡。
旷观伊古来,善恶常相倾。
人中有鸾凤,众愚顽不灵。
哲人间世出,吐辞律以诚。
忤众非所忌,坷坎终其生。
千金市骏骨,遗言觉斯民。
善非恶之敌,事倍功半成。
毋轻涓涓水,积之江河盈。
亦有星星火,燎原势竟成。
作歌靠少年,努力与天争。

 

              挽大姊

兄弟凡四人,惟余为少焉。
长兄殁辽东,二年共和前。
二姊老故乡,死已逾廿年。
大姊今又亡,微身且苟延。
大姊幼勤谨,祖父所爱怜。
及长适吴门,事姑姑称贤。
相夫营市贾,勤俭意拳拳。
夫亡教子女,商读差比肩。
余壮志四方,所亲常别离。
抗战军事起,避寇群西移。
率家奔汉皋,姊颜犹未衰。
卅年未见姊,见姊在危颠。
相将就蜀道,欢聚忘百罹。
卜居江津城,且喜常相随。
诸甥善营贾,市利可撑持。
姊性习勤俭,老益戒怠侈。
纨素不被体,兼味素所訾。
家人奉甘旨,尽食孙与儿。
强之拒不纳,作色相争持。
针帚恒在手,巨细无张弛。
如何操奇赢,日夕心与驰。
生存为后人,信念不可移。
肥甘既失养,身心复交疲。
行年六十九,一病遂不支。
今春还山居,余病静是宜。
姊意愿偕往,临行复迟疑。
送我西廊外,木立无言辞。
依依不忍去,怅怅若有思。
骨肉生死别,即此俄顷时。
当时未警觉,至今苦追忆。

 

              致欧阳竟无诗柬

贯休入蜀唯瓶钵,卧病山中生事微。
岁暮家家足豚鸭,老馋独羡武荣碑。

 

                 金粉泪(56首)

庶人议政干刑典,民气销沉受品弹。
莫道官家难说话,本来百姓做人难。

                 金粉泪(56首)

兵车方过忍朝饥,租吏追呼乌夜啼。
壮者逃亡老者泣,将军救国要飞机。

              金粉泪(56首)

飞机轰炸名城堕,将士欢呼百姓愁。
虏马临江却沉寂,天朝不战示怀柔。

                 金粉泪(56首)

批颊何颜见妇人,妇人忍辱重黄金。
高官我做他何恤,廉耻声声教国民。

                金粉泪(56首)

士气嚣张应付难,读书救国最平安。
埋头学得胡儿语,好待荣膺甲必丹。

              金粉泪(56首)

民智民权是祸胎,防微只有倒车开。
蠃家万世为皇帝,全仗愚民二字来。

                 金粉泪(56首)

木鞋踏破黄河北,救国三民有万能。
革命维新皆反动,祭陵保墓建中兴。

                 金粉泪(56首)

四方烽火入边城,修庙扶乩更念经。
国削民奴皆细事,首宜复古正人心。

              金粉泪(56首)

人心一正般般古,四裔夷酋自罢兵。
中国圣人长训政,紫金山色万年青。

             金粉泪(56首)

德赛自来同命运,圣功王道怎分开。
忏除犯上无君罪,齐到金刚法会来。

            金粉泪(56首)

宝华山上暗生春,春满书斋不二门。
妒病难医今有药,老僧同榻尔何能。

             金粉泪(56首)

艮兑成名老运亨,不虞落水仗天星。
只怜虎子风流甚,斩祀汪汪长叹声。

              金粉泪(56首)

保墓贤人别有思,痛心考古播邪辞。
三皇五帝推翻后,稻桶[道统]灰飞大圣悲。

                金粉泪(56首)

两载匆匆亡四省,三民赫赫壮千秋。
中华终有新生命,海底弘开纪念周。

               金粉泪(56首)

长城以外非吾土,万里黄河惨淡流。
还有长江天堑在,贵人高枕永无忧。

               金粉泪(56首)

苏马幽居蒋蔡逃,胡儿拍手汉号啕。
儿皇忠悃应无矢,母事皇军汗马劳。

             金粉泪(56首)

人心不古民德薄,中夏亡君世道忧。
幸有安排谢邻国,首宜统一庆车邮。

               金粉泪(56首)

关东少帅如兄弟,淮上勋臣师道尊。
钦慕抒诚承雅教,何郎软语最温存。

              金粉泪(56首)

虎狼百万昼横行,兴复农村气象新。
吸尽苛捐三百种,贫民血肉有黄金。

              金粉泪(56首)

低头分取一杯羹,实业宣传花样新。
机器农场偷卖尽,增加生产厚民生。

             金粉泪(56首)

分肥不及暗生嗔,蹩脚先生老气横。
唯一辉煌新建设,前朝灯火万家明。

           金粉泪(56首)

严刑重典事唐皇,炮烙凌迟亦大方。
暴虐秦皇绝千古,未闻博浪狙张良。

             金粉泪(56首)

贪夫济济盈朝右,英俊雕残国脉衰。
孕妇婴儿甘并命,血腥吹满雨花台。

              金粉泪(56首)

开门闭户两争持,佝偻主人佯不知。
幸有雄兵过百万,威加百姓不迟疑。

              金粉泪(56首)

感恩党国诚宽大,并未焚书只禁书。
民国也兴文字狱,共和一命早呜呼

             金粉泪(56首)

麻雀乌鸦总祸胎,投机彩票禁难开。
检查毒品官家利,奖券航空大发财。

              金粉泪(56首)

故宫春色悄然去,无私王冠只一端。
南下明珠三百箧,满朝元老面团团。

            金粉泪(56首)

珊珊媚骨吴兴体,书法由来见性真。
不识恩仇识权位,古今如此读书人。

             金粉泪(56首)

拳乱偿金万民血,故宫宝器尽连城。
要人垄断伶人喜,一掷缠头十万金。

             金粉泪(56首)

十三万万债台高,破产惊呼路政糟。
太子叼光三百万,宗臣外府大荷包。

              金粉泪(56首)

萧何立法身难免,嗾杀陈郎道路哀。
司马家儿同眷属,祝君终老妙高台。

            金粉泪(56首)

凛凛威风御史台,三光荫下集群才。
狐狸暗笑苍蝇拍,心眼歪时嘴亦歪。

           金粉泪(56首)

一门亲贵人称羡,宋玉高唐结主欢。
几见司农轻授受,乃知裙带胜衣冠。

         金粉泪(56首)

党权为重国权轻,破碎山河万众惊。
弃地丧权非细事,庙谟密定两三人。

           金粉泪(56首)

严惩鸦片不容情,高坐唐皇国法尊。
为免欠呻频掩袖,好将烟泡暗中吞。

          金粉泪(56首)

鸦片专营陆海军,明严烟禁暗销行。
州官放火寻常事,巢县新焚八大村。

         金粉泪(56首)

嫌疑反动日惊心,拱默公卿致太平。
干事委员资笑谑,女权不重重花瓶。

          金粉泪(56首)

法外有法党中党,继美沙俄黑百人。
囚捕无须烦警吏,杀人如草不闻声。

             金粉泪(56首)

皇皇大典枉抡才,官运高低靠后台。
封锁未成民已苦,七分政治费疑猜。

            金粉泪(56首)

苛捐榨尽民间血,百业凋残袖手看。
商贾不知遗教美,但愁歇业忍饥寒。

                金粉泪(56首)

观瞻对外苦周旋,索命难延建设捐。
白发翁媪双跪泣,乞留敝絮过冬天。

                 金粉泪(56首)

委员提款连翩至,心软州官持印逃。
入室无人拘妇去,婴儿索乳苦哀号。

                 金粉泪(56首)

垣墙属耳党先生,士气消沉官远亨。
闭户闭心兼闭口,莫伤亡国且偷生。

              金粉泪(56首)

虏民夺地数千里,使节依然笑语迎。
无力复仇应抱恨,如何握手进香苹。

             金粉泪(56首)

健儿委弃在疆场,万姓流离半死伤。
未战先逃恬不耻,回銮盛典大铺张。

              金粉泪(56首)

嫩江血战惊强敌,爱国男儿自主张。
雪地冰天谁管得,东风吹暖半闲堂。

           金粉泪(56首)

专制难期政令宽,每因功业震人寰。
未闻辱国儿皇帝,亦欲伊周一例看。

           金粉泪(56首)

自来亡国多妖孽,一世兴衰照眼明。
幸有艰难能炼骨,依然白发老书生。

 

和(觏见旁换斗)玄兄赠诗原韵

暮色薄大地,憔悴苦斯民。
豺狼聘效邑,兼之惩尘频。
悠悠道路上,白发污红尘。
沧溟何辽阔,龙性岂易驯。

 

春日忆广州

江南目尽飞鸿远,隐约罗浮海外山。
曾记盈盈秋水阔,好花开满荔枝湾。


闻光午之渝静农及建功夫妇于屈原祭日聚饮大

除却文章无嗜好,世无朋友更凄凉。
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注解】原题:闻光午之渝静农及建功夫妇于屈原祭日聚饮大醉作此寄之建功兄。

  【作者活动年表】

1879年生于安徽安庆。自幼丧父,随人称“白胡爹爹”的祖父修习四书五经,得到的评价是:“这孩子长大后,不成龙,便成蛇”。

1897年入杭州中西求是书院学习,开始接受近代西方思想文化。

1899年因有反清言论被书院开除。

1901年因为进行反清宣传活动,受清政府通缉,从安庆逃亡日本,入东京高等师范学校速成科学习。

1903年7月在上海协助章士钊主编《国民日报》。

1904年初在安庆创办《安徽俗话报》后编辑部迁至芜湖,宣传革命思想。1905年组织反清秘密革命组织岳王会,任总会长。

1907年入东京正则英语学校,后转入早稻田大学。1909年冬去浙江陆军学堂任教。

1911年辛亥革命后不久,任安徽省都督府秘书长。

1913年参加讨伐袁世凯的“二次革命”,失败后被捕入狱,出狱后于1914年到日本,帮助章士钊创办《甲寅》杂志。他写文章用“独秀”笔名,来源于家乡独秀山

1915年9月,在上海创办并主编《青年》杂志(一年后改名《新青年》)。

1917年初受聘为北京大学文科学长。

1918年12月与李大钊等创办《每周评论》。这期间,他以《新青年》《每周评论》和北京大学为主要阵地,积极提倡民主与科学,提倡文学革命,反对封建的旧思想、旧文化、旧礼教,成为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和主要领导人之一。

1919年五四运动后期,开始接受和宣传马克思主义。

1920年初潜往上海,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首先成立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同时与其他各地的先进分子联系,发起成立中国共产党,成为主要创始人之一。

1921年7月在上海举行的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他虽然没有出席,但被选为中央局书记。从一大到五大,均被选为中央委员,先后任中央局书记、中央局执行委员会委员长、中央总书记等职务,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主要领导人。在大革命时期,他多次独自、或与少数同志联名反对共产国际领导层发出的一些明显的投降政策,但都遭到苏共和共产国际当权派的政治弹压。

1927年中国大革命遭到失败,陈独秀成为共产国际斯大林主义路线的替罪羊。1927年7月中旬,中央政治局改组,他离开中央领导岗位。此后,他接受托派观点,以在党内成立小组织的方式进行活动。

1929年11月,因为他在中东路问题上发表对中共中央的公开信,而被开除党籍。同年12月发表由81人署名的作为中共左翼反对派纲领的《我们的政治意见书》。同时,在上海组成托派小组织无产者社,出版刊物《无产者》

1931年5月,出席中国各托派小组织的“统一大会”,被推选为中国托派组织的中央书记。

1932年10月,在上海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判刑后囚禁于南京。

1937年抗战爆发后,他于8月出狱,先后住在武汉、重庆,最后长期居住于四川江津(今重庆江津)。

1942年5月27日在贫病交加中逝世。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